第6章

覺醒的順序也是有講究的,越是高官的子弟越是在後麵,畢竟,能坐上那個位置,本就不簡單,那麼,其後輩又怎會是平庸之輩,而且也這是未了防止前麵有覺醒的太過優秀的人,以至於將後麵的人壓的不過氣,畢竟,如果前麵覺醒太過耀眼的話,容易將後麵的人壓住,打擊太大了。

不得不說,上麵為了下麵也是操碎了心啊。

覺醒進行的如火如荼。

下麵,“兵部侍郎之子,餘宇”覺醒稽查官喊道

覺醒稽查官,是專門負責覺醒的相關事宜同時,覺醒稽查官也不是誰都可以當,隻有覺醒源像為寶石類的人纔可以擔任,當然,如果覺醒的源像就是覺醒石那更是直接錄用。

因為覺醒石的特殊性,他的維修,覺醒,運行,都需要有人來引領,這樣,才能更好的幫助未覺醒的人覺醒。

餘宇上台,覺醒石頓時發出了耀眼的光芒,旁邊十二根柱子亮了六根,源像顯現“劍”

看完結果,稽查官出結果:“餘宇,六品玄器寶石劍”

此話一出,恭喜聲不斷:“恭喜啊,六品,距離天才七品也不多啊,看來,兵部侍郎後繼有人啊”

兵部侍郎餘浪道:“哪裡哪裡,不過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哈哈哈”

眾人也是羨慕有這麼好的後輩。

要知道源像覺醒分為十二品,一到三品為普通人行列,四到六品為人才,七到九品為天才,十到十二品為鬼才。

覺醒繼續,隨著稽查官的報序,覺醒的人越來越多,出現的都也中規中矩,但也都有人才行列,少有天才行列。

“啊”一聲驚呼隨之而起,“快看,是武狀元家的次子,武侯陽,覺醒的是八品地器火燎槍。”頓時,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武侯陽的身上。

站在一邊觀望的雄武的中年人即武壯聽著眾人的驚呼,讚歎,隨即給了一個挑釁的目光給了旁邊站著的儒雅中年人,然後哈哈大笑,

“不愧是我的好兒子啊,哈哈哈哈哈”臉上嘚瑟的神情更是毫不掩飾。

‘’文清,八品地書山河錄”

聽此的眾人,唏噓聲不斷,斜眼將趣味的眼光看向了一邊站著的兩人。

嘎,武壯笑聲截然而止,反倒是旁邊的儒雅中年人輕笑出聲

“看來武兄還是不要笑的太早了,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”

眾人見這兩人的紛爭,表示,不愧是關注的焦點啊。

覺醒還在繼續,

由於前麵出現了幾個鬼才型,後麵還有壓軸的兩位,讓人更加期待!

很快,到了最讓人在意的關鍵時刻

“護國公之子,吳不凡”

吳不凡走上台,向著覺醒石摸去,光芒大綻,十二根柱子亮起了九根。其光芒之盛,屬實差點亮瞎了旁人的眼。

“吳...吳不凡,九品地器,撼天斧”雖然稽查官也非常驚訝,但是良好的職業素養讓他很快就冷靜了下來。

一時之間,場麵鴉雀無聲,隨即更大的歡呼聲撲麵而來。

“九品,爾有資格成為未來的帝國之星”

就連坐在高台之上的明日帝國的皇帝也發聲了。

眾人聽此,讚歎聲更是不絕於耳,就這樣,吳不凡在眾人的讚歎中走了下來。

沈言見此,也感慨吳不凡的強大,但是,這更激起了沈言的好勝心,就這麼認輸也是不可能的,“我一定要覺醒出比他還要強大的源像。”

覺醒稽查官繼續自己的本職工作,倒數第二個都這麼耀人了,那麼最後出場的一定也不差吧。

“丞相之子,沈言”

沈言聽此,知道,輪到自己了,沈言就在眾人期望的目光中走向了覺醒台。

走向覺醒台的這段路,沈言每一步都走的很堅定,很快,走到了覺醒台上,“將手放在覺醒石上,用心感受來自靈魂深處的呼喚”

沈言如實做,將手放在了覺醒石上,隨即開始感受來自靈魂深處的呼喚。

與手連接著的覺醒石傳來一股溫和的力量,引導著沈言,帶他走進自己的靈魂深處,喚出源像,此時的沈言隻感覺自己進入到了一個黑暗的世界,開始漫無目的的尋找著,陡然,一束亮光出現,沈言向光走去,看見了發光物的真麵目。

那是一個太極,看著非常簡單,當他準備深看的時候,太極突然轉了起來,一個個玄妙的符文慢慢出現,組成了五個顏色不一的光團慢慢旋轉。

突然,金色和紅色兩個光團向沈言衝來,在即將進入之時,憑空的水牆和土牆阻擋了兩個光團的路,同時,一個嬌俏的聲音想起

“達咩呦,達咩達咩,怎麼能偷跑呢,真是不讓咱省心,你們要多向木學習”

隨即轉頭看向木,可能是轉頭吧,一個大光團,咱也看不清他轉冇轉頭,木在一邊平和的冇有衝向沈言,也冇有出手阻攔,

“各憑本事” 一道聲音從金色光團傳出,

隨即衝破了水牆與土牆,正準備衝入沈言的身體時,突然一道透明的屏障擋住了金色光團的進入,四個光團都怔了下來,怎麼回事,忽然,紅色光團漸漸消散,四個管他貌似感覺不對,“火呢?”,很快,一道聲音解決他們的疑惑。

“那個如果你叫的火的話是那個紅色的光團的話,那他在我手上”

沈言說道。“嗯?等等 火!”四個光團都轉頭看向了火,應該是轉頭吧,光團真不知道能不能轉頭。

“再見各位”紅色光團道,隨即直接融入了沈言的身體

沈言一臉懵逼,準備問一下:“那個,這個...”還冇等他問完,感受到一股力量直接將他踢出了這個空間。

隨即,外麵沈言的手上一團火焰從手中冒出,自己卻感受不到絲毫燙手。此時,一個聲音將他從懵逼狀態拉回了現實。

“沈...沈言,無...無品火元素。”

寂靜,又是全場鴉雀無聲,不過,相較於前麵一位的場景截然不同。

就連高位上的皇帝也投來詫異的目光,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,眼神變得幽暗,讓人看不透徹,但很快又恢複原樣

而底下很多人也開始了切切私語。

“無...無品,聞所未聞”

“最低的不應該是一品嗎”

“丞相大人的孩子怎麼可能是無品”

“無品,不可能吧,竟然還有人是無品”

“我還以為丞相大人的孩子會是多麼厲害,竟然出現了一個史無前例的無品”

“誒,一品都算是普通人了,那他豈不是普通人都算不上該不是廢柴吧”

“丞相府那是不是該冇落了”

聽著眾人的話,沈言心想“無品?回想到剛剛的神秘空間裡發生的事,我絕不是無品,也絕不是廢柴”

沈言冇有理這些人的話,徑直朝著沈君柏他們的位置走了過去。

沈君柏看著走到自己身邊的沈言,什麼也冇說,隻是將手放在了沈言的頭上,開始揉搓。沈言感受著頭上這隻大手,冇有阻止。

而沈君柏此時也說話了

“最近邊疆的戰事人手不夠,總是需要一些閒人的,諸位覺得呢?”

額,一句話,成功讓這些說閒言碎語的人成功閉嘴。